<address id="97zxl"></address>
      <address id="97zxl"></address>

      <listing id="97zxl"></listing>

      中国资本市场“而立之年”走出至暗时刻

      陈志龙 原创 | 2019-04-03 13:2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资本市场 股市 

        昨天晚间,正在看新闻联播,突然一位财经媒体的记者打电话来问,有没有看到刚才交通银行的公告。我回答说没有,在看电视。他要我先看这个公告:“这比新闻联播重要,是不是管理层又要调控?”以为交通银行有什么大事,打开一看,是社保基金的一则减持公告,公告称,社保基金计划在3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或者大宗交易减持交通银行A股股份不超过1%;计划在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累计减持A股股份不超过总数的2%。

        交通银行在几家“系统重要性银行”排在第五,总股本742亿股,其中流通A股392.51亿股。在十大流通股中,财政部持股26.53%,位列第一,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持有328306.90万股,占4.42%,位列第四。而从本轮行情起动以来,沪市从一月初的2440点起步至昨天收盘的3176点,指数涨了736点,涨幅为30%。交通银行本轮行情起动时的最低价为5.49元,昨天收盘价为6.28元,涨幅为14.3%。每轮大牛市,初期银行股板块落后于大盘涨幅似乎成了规律,这次,工行从5.1涨到5.66,农行从3.45涨到3.75,中行从3.49涨到3.83,建行从6.19涨到7.16,似乎再次应验了这个规律,也可见银行股在调控指数和稳定市场中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作用。

        交行这一轮涨下来,14.3%涨幅并不大,沪指逼近3200点的本轮行情新高,社保基金此时提出要减持银行股,传递什么信号呢?我认为这不是什么政策信号,不用杯弓蛇影自己吓自己。连续大涨之后,市场处在一个敏感时期,任何一点风吹草动的消息都会被无限放大了解读,有人以为是管理层又开始“掺砂子”。上周末以讹传讹的准备金率问题也曾扰动了市场,甚至引起央行的关注.准备金是常规的央行独立行使货币政策的重要工具,调整很正常。同样,昨晚交行夜间就此解释,说社保此次计划减持的只是2012认购的非公开发行A股股份,社保基金对交行的基础投资和配置并未减少,市场普遍认为这只是社保基金实现投资目标的一次正常的资产配置行为,不可过度解读。而数据显示,包括社保基金在内的一些大型机构减持后,市场出现更高级别牛市的机率并不少见,大机构的筹码有进有出,该视为一种常态化的资产配置行为。

        长期以来,社保基金已成为A股重要的机构投资者,近年,几乎所有国企上市前都有10%划转社保的股份,这已成为一项重要的制度安排。社保基金自己既有主动投资份额,有进有出,很正常。同时它也有大量资金委托公募基金管理,近年来总体投资回报率较为稳定。

        社保基金在3200点前后考虑减持涨幅不大的中等规模的银行部分股权,我的理解无外乎几点,一是社保基金自身资金统筹安排的需要,今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包括企业社保阶段性减征)和财政再平衡,社保支出是刚性的,社保基金自身也有个收支再平衡问题,而流动性好的证券类资产是其以丰补歉、实现收支平衡的调节器。

        二是此轮行情以来,银行股涨幅不大,而行情进入关键阶段后,银行、券商等大金融板块补涨的表现又必不可少。社保基金等大型机构投资者提前布局,1%的减持公告提前向市场打招呼,既符合法律要求,又让市场提前消化,避免行情走到高位以后,突然宣布减持,信息被市场放大后噪音共振,可能对市场造成的冲击和震荡,这是基于正确预期管理的动作。

        三是科创板进入倒计时,社保基金或出于参与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调剂不同层次市场参与资金余缺的考虑,减持1%的交通银行的钱,可能还留在市场里,配置到其它产品线上,左口袋掏右口袋,如此而已,对一个日成交量维持万亿、交易异常活跃的市场来说,交行1-2%的减持并不构成资金面的压力和冲击,所以大可不必惊慌。

        现代金融监管的一个重要前提是必须服务于保护整个社会的资产安全这个最根本的目标。为了保证这个目标的实现,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市场化的手段遴选培养优秀的监管者,从交易所到证监会——都需要心存敬畏和良善的风险官、执法官、投资银行家、会计师,他们敬畏市场和人心,从而影响整个市场的文化。中国资本市场过去三十年的发展一方面成就巨大,为企业直接融资的贡献居功至伟,有效分散金融体系的风险,但“不成熟的市场、不成熟的投资者、不成熟的监管”的问题长期困扰着市场参与各方面,市险相环生,中国独有的“牛短熊长”的长期熊市使得资本市场难现财富效应,特别是过去几年间简单粗暴运动式“去杠杆”中,一轮又一轮惨烈的“异常波动”、一茬又一茬的割韭菜让宝贵的内需资源大量耗散。面对困局,必须对资本市场重要作用的认识有一次发自灵魂深处的深刻而伟大市场。

        在过去的一系列文章中,我多次提出,面对复杂的内外环境,如何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深化资本市场的市场化改革、提振市场信心,关心到宏观经济金融体系的效率、安全和稳定。资本市场是现代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重要的国内政策工具,中国的资本市场需要在深刻汲取过去经验教训的基础上,迎来一次伟大的制度变革。没有一个健康强盛的资本市场,难言大国崛起。去年10月以来,面对险相环生的资本市场,最高决策层以巨大的勇气直面市场困局,在宏观环境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华山一条道,“勇敢地杀出一条血路”。

        经过近半年的正确部署和有效应对,市场终于走出了至暗时刻,通过恢复性上涨扫除了一批困扰市场的“地雷阵”。中央领导同志以强烈的忧患意识提出要高度重视金融安全、防范金融风险,反复强调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限,要坚持底线思维,抓住主要矛盾,有针对性地加以解决,明确提出,“资本市场在金融运行中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要通过深化改革,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攻坚战,要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基本思路,防范金融市场异常波动和共振,做到坚定、可控、有序、适度。”而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会更历史性地提出,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作为全方位、多层次金融支持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股票市场在内的资本市场也将成为国家重要核心竞争力的组成部分。这意味着应从更高站位来理解资本市场的战略方位,以更强的政策合力和政治定力深化资本市场改革。

        我们欣慰地看到,经历了最惨烈的熊市和艰苦卓绝的斗争,资本市场通过今年的春季攻势实现了一次伟大的复苏,不仅有效化解了非常棘手的部分市场存量风险,还带动了一季度多项宏观经济指标的回暖改善,李克强总理最近主持的一次会议上就传递了许多积极信息。这一切来之不易,弥足珍惜,值得悉心呵护,这也是我们对资本市场重要作用的认识有一次发自灵魂深处的深刻而伟大的觉醒。针对长期以来困扰市场的“不成熟的市场、不成熟的投资者、不成熟的监管”的问题,最近,一系列加强市场基础制度建设、保护投资者利益、加强预期管理和引导长期资金入市等有利于市场长期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正在不断完善之中。

        证监会的新掌门人提出,监管者要牢固树立“敬畏市场、尊重规律、遵循规律、敬畏风险”的意识,说明监管与市场的边界意识日益强烈。过去,闲不住的手成了乱摸的“咸猪手”,随意表态扰乱市场的情况当受到严格管控。监管者心存敬畏,尊重并敬畏市场的内在规律,努力加强与市场的沟通对话,证监会主席出任投资者利益保护组织的负责人,这是中国资本市场三十年来第一次,真正从顶层制度的设计层面保护最广大投资者的利益,精准监管、科学监管理念深入人心。

        历经磨难、百折不挠的中国资本市场已步入“三十而立”之年,一路走来,有经验也有教训、有成功也有挫折,有欢笑也有泪水,这一路可歌可泣、可喜可贺!回望三十多年前,道琼斯指数和我们一样,也就3000多点,如今道指遥指27000点,资本市场成为美国经济持续繁荣的强大助推动器,历经磨难的中国资本市场迎来一次深刻而伟大的觉醒。恩格斯说过,历史的巨大代价总是以巨大的历史进步作为补偿的。过去的学费不会白交,千百万投资者一定会拥抱一个美好的未来。

      个人简介
      南京大学长江三角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财经作家。微信公众号njchenzhilong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
      缅甸亨利新锦江赌注册_新锦江娱乐